大树桃树大

"吧唧——"桃子掉了下来。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5


V


不久之后Bucky又听说了Steve干的其他蠢事,Sam告诉他,美国队长觉得不带降落伞跳下飞机是个特明智的决定。


他在心里默默记下一笔。之后Steve每次出任务,他都紧紧地看住Steve,并且努力保证Steve带上降落伞。


他没和Steve摊牌。每次他们出任务起飞前,他都会狠狠地瞪Steve一眼,让Steve明白自己已经知道了那件事,但他从来不说更多。


“这小伙儿简直疯了。”一次任务结束后,Sam对他抱怨,“你是怎么做到让他乖乖听话的?”


“也不是每次都乖,”Bucky咧嘴一笑,拍拍Sam的肩膀,“但我认识他得有,多少,90年了吧?在他不乖的时候,我当然得知道该怎么收拾他。”


“知道你厉害,行了吧。”Sam默默翻了个白眼。他们一路吵吵闹闹地回去了。


Bucky坐着Stark Tower的电梯上升到一半的时候,Jarvis——Bucky现在知道了这个和会说话的汤姆猫很像的玩意儿叫Jarvis——告诉他,在他不在的时候,Steve被派去出任务了。

 

Bucky立马命令电梯重新下降,冲进神盾的总部,在每个人的耳边大吼着,告诉他们为什么永远不该在他不在的时候让Steve出任务。


他用他上次行动的密钥黑进了神盾的通讯线,卡进了Natasha的频道。


“告诉我。”他低吼着,在繁忙的马路上疾走。


“也没什么大事儿,”她尝试着安抚Bucky,但显然对方拒绝她的安抚,“有个坏人在时代广场,说是想见Steve并且只见Steve。我们把那一片都清空了,让飞机把他放在——”


直升机的轰鸣声从Bucky头顶上掠过,他立即追上直升机,爬上逃生梯,从一个屋顶跳到另一个屋顶,向时代广场跑去。


“为什么他不能直接开车去?”他非常不喜欢有坏人要求单独见Steve。但他更加不喜欢Steve在自己的视线外坐飞机,不喜欢一切Steve不带降落伞跳飞机的可能性。


“那个人是个变态科学家,在马路上倒满一种黑色的粘液,这种粘液会弹起来然后攻击边上的人。”


“所以你们就让Steve一个人去见他??”Bucky向手机里嘶吼道。


“听我说——”她剩下的话消失在空气中,因为Bucky正抬起头,紧紧瞪着空中,直升机正悬停在纽约的高空。


“蠢货,”Bucky摇摇头,金属手臂在机械的嗡鸣声中紧紧地握拳,“你,最,好,不,要。”


一个小小的黑点从直升机中分离出来,Bucky跑上前去,认出这是Steve正从高空一跃而下,穿着他标志性的星条旗。


“操你妈,”Bucky嘶声骂道,大步向前跑去,“操你——”


马路上有人尖叫起来,验证了Bucky的预感。


“他现在应该打开降落伞了!”他向通讯器里吼道,然而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他……没有带……”


那个小黑点在高楼大厦之间消失了,然后是一阵猛烈的撞击,人行道发出被重物撞击后的破裂声。Bucky嘶吼着,狠狠地扔掉通讯器,用他会的每一种语言语无伦次地咒骂。


一个小时后,Steve从时代广场出现在Bucky面前,他全身被黑色的粘液包裹着,每一寸肌肤都布满黑色的伤痕。Bucky用尽了全部气力才控制住自己不去给他一拳。


Steve当然知道Bucky气坏了,他都能看到Bucky鼻孔里喷出的怒气,但他只是疲惫地笑了笑,举着一个带喷头的奇形怪状的软管,然后在粘液的尽头瘫倒成一团。


“我说什么来着?”神盾的私人医院里,他紧紧跟在Steve的轮床边,“我他妈说什么来着?”


“抱歉,Buck。”


在Steve出下一个任务的时候,Bucky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完美地印证了他“冬日幽灵”的绰号。


“Buck?你——”


“我来看住你,”他尽可能仁慈地说,套上一个降落伞,并且在Steve有机会拒绝之前也扔给他一个,“现在乖乖听话。”


Steve吞咽了一下,乖乖地接过降落伞。


Sam盯着他们两个,揶揄地笑起来。


“的确有两下子,”他摇摇头,展开翅膀冲出舱门,“你下次得教教我怎么让他这么听话。”


TBC


-----------------------------------


好久不见 : )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4


 

在和Steve以及其他的复仇者们一起生活了几个月之后,Bucky开始为他的小混蛋寻找项圈。Tony听他这么说的时候笑得都快抽筋了,Bucky也笑了,不过他其实是挺认真的。

 

“我从Natasha那儿听来了你做的所有好事儿。”夜色正浓,他和Steve蜷缩在沙发上,吃着冰激凌,补他们错过的那些迪士尼电影。

“提醒我,下次我要在走廊上绊她一跤。”Steve的嗓音很冷静,不过还是流露出一丝本不该有的惊慌。

 

Bucky非常、非常生气。不过他也非常、非常善于掩藏他的怒火。

 

“前几天,我刚好在和Nat和Clint聊天。”Bucky缓慢地说着,猛地从Steve的手里抢过勺子,挖出最后一点儿冰激凌。

 “嗯哼……”Steve紧张地回应。

 

Bucky用金属手臂抓起勺子,从它光滑的表面上舔干净最后一抹冰激凌。

“然后Thor刚好路过。”

他用余光观察着Steve,后者猛地瞪大了眼睛,接着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啊,真的吗?”他的声音在颤抖。显然他正努力使自己听起来毫不在意,不过实际上呢,可差的远了。

 

“和我说说他弟弟,还有他弟弟搞的破坏。” Bucky停下了舔勺子的动作,把勺子拿了起来,注视着勺面上自己扭曲的倒影。

“好吧,”Steve认输地垂下头,“好吧,好吧……”

“再说说你是怎么孤身一人对付他弟弟的。” Bucky仿佛没有听到Steve说话似的自顾自继续。

“这个我要反驳,Stark不久之后就来帮我了。而且Natasha也开着一架神盾的飞机!我又不是——”

“孤身奋战。”Bucky替他说完。他危险地嘶嘶着,轻轻动了动手指,从正中把金属勺子扭弯,同时转过身正对着Steve。 

 

Steve轻声尖叫——女士们先生们,美利坚合众国的黄金男孩,嗓音可以震碎玻璃的美国队长——轻声尖叫着跳下了沙发。不过Bucky紧紧跟在他屁股后边。

 

“你特么个大蠢货!”一圈又一圈,硕大的公寓,Bucky在《冰雪奇缘》的背景音中紧紧追赶着Steve。

 

 “你答应我的!你答应我不会再这么胡来的!”

“这是在那之前!”Steve大喊着冲进厨房,在自己和Bucky之间划出隔离带。他气喘吁吁的——去他妈的超级战士——不过一抹调皮的笑意在他的唇边和眼底闪烁。“这件事是在我答应你之前,”他补充道,双手撑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上,“那个时候我确实是犯傻了。”

 

“你永远都在犯傻!”Steve的笑容更加惹恼了Bucky,他猛地翻过桌子,抓住Steve的腰然后把他扭倒在地。“停下!求求你,停下!”Steve在笑,这个混蛋竟然在笑!于是Bucky再一次在他背上坐下;小时候,每次Steve挑起一场差点杀了他们两个的战斗之后,Bucky都这么干。

 

“你,是,个,蠢,货!”Bucky咆哮,摇头,在Steve的背上盘起腿。“以及,在你向我保证不再乱来之前我是不会动的!”

 

“我已经保证过了!”Steve又笑出声来,这导致Bucky危险地眯起眼睛,把金属手臂撑在Steve耳边的瓷砖上。

“你是在找死吗,punk?”他尽可能使自己听起来足够危险。

 

“你为什么会杀我呀?”Steve想方设法翻了个身,现在他仰面躺在瓷砖上,与仍然坐在他身上的Bucky面对面。

 

Bucky摇摇头:“我和你说过的。总有那么一天……”回忆猛地向他袭来。这是被Hydra摧残时,他仅剩的能紧紧握住的记忆之一;在一切都破碎后,它仍然坚守在他的心底。

 

“但不是今天。”Steve轻而易举地接上他的句子,嘴巴咧到Bucky怀疑要把脸撑破的弧度。

 

Bucky沉默了一会儿,严肃地眯了眯眼睛。接着他放松下来,站起身向Steve伸出手。

 

“但不是今天。”他重复道,嘴角上扬;Steve紧紧抓住他的手,五指温暖地包裹住他的手掌。 

 

TBC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3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3

*轻微暴力预警

 

恢复了大部分记忆之后,他又听说了一些小混蛋Steve做的好事儿。

 

他最先听说的,是著名的“美国队长大牺牲”事件。听Tony讲述的时候,Bucky总觉得脑袋深处有一块儿回忆起了什么。冬日战士知道这个故事,而Bucky不知道。Tony怀着极不正常的热切讲述着,甚至还流了一两滴爱国的热泪,Bucky却越听越生气,越听越生气——

 

“坠机?”Bucky猛地捏碎了手中的玻璃杯。Steve后退了一步,涨红着脸蛋,移开了视线。

 

“大……大概?”Steve不敢对上Bucky的目光,垂下头,盯着地板上的玻璃碎片。“唔,你的手没事吧?我可以——”

 

 “Что делать(搞什么),Steve?”他问得十分平静,但直到被Natasha看了一眼,他才意识到冒出来的是俄语。

 

“我的小亲亲,” Tony缓慢地后退着,眼里闪烁着狡黠的笑意,Bucky紧盯着他一步步走出Steve的房间,“惹麻烦咯,Cap。”

 

“Tony!”Steve猛吸一口气,紧紧注视着我们的富豪科学家,“现在不要走!”

 

“抱歉啦,Cap。”Tony小心地敬了个礼。“Queen Elsa看起来好生气哦,那就交给你啦。”

 

“我们也先走了。”Sam和Clint跟上Tony, Natasha已经走出门了,“好运,Cap。”

 

“Sam——!” 但是门已经被关上,留下Steve和Bucky两个人。

 

Steve闭上眼睛,紧张地吞咽。他听着自己急促不安的呼吸,一下一下地数着,然后终于再次开口。

 

“听我说,” 他飞快地说道,似乎生怕Bucky打断他,“我能解释——” 

 

Bucky猛地将他扭倒,把他甩到屋子另外一头的走廊上去。Steve没有抗争,甚至在Bucky跟上来,坐在他的胸膛上,死死抵住他的胳膊的时候也没有反抗。

 

“Buck——?”他有些喘不上气。Bucky愤怒地轻哼一声,从他的胸膛上起来了一点。

 

“кретин(蠢货)。”俄语快速、破碎地从紧咬的牙缝中蹦出来。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Steve咳嗽几声,试图挤出一个微笑来消除紧张的气氛,不过这显然对Bucky愤怒、僵硬的脸色毫无效果。

 

“你是不是很享受谋杀自己?” Bucky俯下身子,把全部的体重都压在Steve的胸膛中央。

 

“好吧,”Steve又咳了一阵,“我知道你会这么说。答案是,不。我一点也不享受,如果硬要说的话。不过我真的很高兴能够拯救他人。”

 

“你明明可以跳出飞机。” 

“我猜……可能性并不大。”

“你明明可以平稳降落。你不是非得把它坠毁。”

“你确定吗?到底谁才是那天真真正正坐在飞机里的那个——?”

 

Bucky紧紧捏住Steve的衣领,把他的脑袋提起来。“你差一点就死了。”他咆哮着,这次用的是英语。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做吗?”Steve问道。看起来Bucky是不打算从他的身上起来了。

“为了救人。我知道。” 

 

他并不知道——

 

“为了去见你。”

 

Bucky眨眨眼,震惊地俯视着Steve。后者脸蛋微红,绝对真诚、毫无保留地躺在他的身下。“我以为你死了,”Steve轻描淡写地说,“所以我想……如果我也死了……”

 

沉默替他说完了后半句话。

 

“太特么蠢了。”但语气中的愤怒已经消失大半。

 

“我——”有什么话在Steve的舌尖打转。Bucky简直可以看到它,就在Steve的唇间晃悠,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来。但它最终在离开双唇之前停了下来。

 

不过Bucky知道Steve想说什么。他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也知道,自己对Steve的感觉,就是Steve对自己的感觉。从来都是这样。

 

不是吗?

 

Bucky俯下身,直到他们鼻尖相触。“不要再那么做。”满含着最后一丝来自前苏联杀手的恶气。

 

然后,这个小混蛋——讲真,美国队长是个毋庸置疑的小混蛋,每时每刻——露出了他那布鲁克林小芽菜式的笑容。

 

那个笑容,曾经将Steve拽入一场接一场的战斗。

那个笑容,曾经让Bucky狠狠坠入爱河——在他还不理解“爱”这个字眼的时候。

 

“好的,Buck。”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