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桃树大

"吧唧——"桃子掉了下来。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5


V


不久之后Bucky又听说了Steve干的其他蠢事,Sam告诉他,美国队长觉得不带降落伞跳下飞机是个特明智的决定。


他在心里默默记下一笔。之后Steve每次出任务,他都紧紧地看住Steve,并且努力保证Steve带上降落伞。


他没和Steve摊牌。每次他们出任务起飞前,他都会狠狠地瞪Steve一眼,让Steve明白自己已经知道了那件事,但他从来不说更多。


“这小伙儿简直疯了。”一次任务结束后,Sam对他抱怨,“你是怎么做到让他乖乖听话的?”


“也不是每次都乖,”Bucky咧嘴一笑,拍拍Sam的肩膀,“但我认识他得有,多少,90年了吧?在他不乖的时候,我当然得知道该怎么收拾他。”


“知道你厉害,行了吧。”Sam默默翻了个白眼。他们一路吵吵闹闹地回去了。


Bucky坐着Stark Tower的电梯上升到一半的时候,Jarvis——Bucky现在知道了这个和会说话的汤姆猫很像的玩意儿叫Jarvis——告诉他,在他不在的时候,Steve被派去出任务了。

 

Bucky立马命令电梯重新下降,冲进神盾的总部,在每个人的耳边大吼着,告诉他们为什么永远不该在他不在的时候让Steve出任务。


他用他上次行动的密钥黑进了神盾的通讯线,卡进了Natasha的频道。


“告诉我。”他低吼着,在繁忙的马路上疾走。


“也没什么大事儿,”她尝试着安抚Bucky,但显然对方拒绝她的安抚,“有个坏人在时代广场,说是想见Steve并且只见Steve。我们把那一片都清空了,让飞机把他放在——”


直升机的轰鸣声从Bucky头顶上掠过,他立即追上直升机,爬上逃生梯,从一个屋顶跳到另一个屋顶,向时代广场跑去。


“为什么他不能直接开车去?”他非常不喜欢有坏人要求单独见Steve。但他更加不喜欢Steve在自己的视线外坐飞机,不喜欢一切Steve不带降落伞跳飞机的可能性。


“那个人是个变态科学家,在马路上倒满一种黑色的粘液,这种粘液会弹起来然后攻击边上的人。”


“所以你们就让Steve一个人去见他??”Bucky向手机里嘶吼道。


“听我说——”她剩下的话消失在空气中,因为Bucky正抬起头,紧紧瞪着空中,直升机正悬停在纽约的高空。


“蠢货,”Bucky摇摇头,金属手臂在机械的嗡鸣声中紧紧地握拳,“你,最,好,不,要。”


一个小小的黑点从直升机中分离出来,Bucky跑上前去,认出这是Steve正从高空一跃而下,穿着他标志性的星条旗。


“操你妈,”Bucky嘶声骂道,大步向前跑去,“操你——”


马路上有人尖叫起来,验证了Bucky的预感。


“他现在应该打开降落伞了!”他向通讯器里吼道,然而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他……没有带……”


那个小黑点在高楼大厦之间消失了,然后是一阵猛烈的撞击,人行道发出被重物撞击后的破裂声。Bucky嘶吼着,狠狠地扔掉通讯器,用他会的每一种语言语无伦次地咒骂。


一个小时后,Steve从时代广场出现在Bucky面前,他全身被黑色的粘液包裹着,每一寸肌肤都布满黑色的伤痕。Bucky用尽了全部气力才控制住自己不去给他一拳。


Steve当然知道Bucky气坏了,他都能看到Bucky鼻孔里喷出的怒气,但他只是疲惫地笑了笑,举着一个带喷头的奇形怪状的软管,然后在粘液的尽头瘫倒成一团。


“我说什么来着?”神盾的私人医院里,他紧紧跟在Steve的轮床边,“我他妈说什么来着?”


“抱歉,Buck。”


在Steve出下一个任务的时候,Bucky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完美地印证了他“冬日幽灵”的绰号。


“Buck?你——”


“我来看住你,”他尽可能仁慈地说,套上一个降落伞,并且在Steve有机会拒绝之前也扔给他一个,“现在乖乖听话。”


Steve吞咽了一下,乖乖地接过降落伞。


Sam盯着他们两个,揶揄地笑起来。


“的确有两下子,”他摇摇头,展开翅膀冲出舱门,“你下次得教教我怎么让他这么听话。”


TBC


-----------------------------------


好久不见 : )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4


 

在和Steve以及其他的复仇者们一起生活了几个月之后,Bucky开始为他的小混蛋寻找项圈。Tony听他这么说的时候笑得都快抽筋了,Bucky也笑了,不过他其实是挺认真的。

 

“我从Natasha那儿听来了你做的所有好事儿。”夜色正浓,他和Steve蜷缩在沙发上,吃着冰激凌,补他们错过的那些迪士尼电影。

“提醒我,下次我要在走廊上绊她一跤。”Steve的嗓音很冷静,不过还是流露出一丝本不该有的惊慌。

 

Bucky非常、非常生气。不过他也非常、非常善于掩藏他的怒火。

 

“前几天,我刚好在和Nat和Clint聊天。”Bucky缓慢地说着,猛地从Steve的手里抢过勺子,挖出最后一点儿冰激凌。

 “嗯哼……”Steve紧张地回应。

 

Bucky用金属手臂抓起勺子,从它光滑的表面上舔干净最后一抹冰激凌。

“然后Thor刚好路过。”

他用余光观察着Steve,后者猛地瞪大了眼睛,接着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啊,真的吗?”他的声音在颤抖。显然他正努力使自己听起来毫不在意,不过实际上呢,可差的远了。

 

“和我说说他弟弟,还有他弟弟搞的破坏。” Bucky停下了舔勺子的动作,把勺子拿了起来,注视着勺面上自己扭曲的倒影。

“好吧,”Steve认输地垂下头,“好吧,好吧……”

“再说说你是怎么孤身一人对付他弟弟的。” Bucky仿佛没有听到Steve说话似的自顾自继续。

“这个我要反驳,Stark不久之后就来帮我了。而且Natasha也开着一架神盾的飞机!我又不是——”

“孤身奋战。”Bucky替他说完。他危险地嘶嘶着,轻轻动了动手指,从正中把金属勺子扭弯,同时转过身正对着Steve。 

 

Steve轻声尖叫——女士们先生们,美利坚合众国的黄金男孩,嗓音可以震碎玻璃的美国队长——轻声尖叫着跳下了沙发。不过Bucky紧紧跟在他屁股后边。

 

“你特么个大蠢货!”一圈又一圈,硕大的公寓,Bucky在《冰雪奇缘》的背景音中紧紧追赶着Steve。

 

 “你答应我的!你答应我不会再这么胡来的!”

“这是在那之前!”Steve大喊着冲进厨房,在自己和Bucky之间划出隔离带。他气喘吁吁的——去他妈的超级战士——不过一抹调皮的笑意在他的唇边和眼底闪烁。“这件事是在我答应你之前,”他补充道,双手撑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上,“那个时候我确实是犯傻了。”

 

“你永远都在犯傻!”Steve的笑容更加惹恼了Bucky,他猛地翻过桌子,抓住Steve的腰然后把他扭倒在地。“停下!求求你,停下!”Steve在笑,这个混蛋竟然在笑!于是Bucky再一次在他背上坐下;小时候,每次Steve挑起一场差点杀了他们两个的战斗之后,Bucky都这么干。

 

“你,是,个,蠢,货!”Bucky咆哮,摇头,在Steve的背上盘起腿。“以及,在你向我保证不再乱来之前我是不会动的!”

 

“我已经保证过了!”Steve又笑出声来,这导致Bucky危险地眯起眼睛,把金属手臂撑在Steve耳边的瓷砖上。

“你是在找死吗,punk?”他尽可能使自己听起来足够危险。

 

“你为什么会杀我呀?”Steve想方设法翻了个身,现在他仰面躺在瓷砖上,与仍然坐在他身上的Bucky面对面。

 

Bucky摇摇头:“我和你说过的。总有那么一天……”回忆猛地向他袭来。这是被Hydra摧残时,他仅剩的能紧紧握住的记忆之一;在一切都破碎后,它仍然坚守在他的心底。

 

“但不是今天。”Steve轻而易举地接上他的句子,嘴巴咧到Bucky怀疑要把脸撑破的弧度。

 

Bucky沉默了一会儿,严肃地眯了眯眼睛。接着他放松下来,站起身向Steve伸出手。

 

“但不是今天。”他重复道,嘴角上扬;Steve紧紧抓住他的手,五指温暖地包裹住他的手掌。 

 

TBC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3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3

*轻微暴力预警

 

恢复了大部分记忆之后,他又听说了一些小混蛋Steve做的好事儿。

 

他最先听说的,是著名的“美国队长大牺牲”事件。听Tony讲述的时候,Bucky总觉得脑袋深处有一块儿回忆起了什么。冬日战士知道这个故事,而Bucky不知道。Tony怀着极不正常的热切讲述着,甚至还流了一两滴爱国的热泪,Bucky却越听越生气,越听越生气——

 

“坠机?”Bucky猛地捏碎了手中的玻璃杯。Steve后退了一步,涨红着脸蛋,移开了视线。

 

“大……大概?”Steve不敢对上Bucky的目光,垂下头,盯着地板上的玻璃碎片。“唔,你的手没事吧?我可以——”

 

 “Что делать(搞什么),Steve?”他问得十分平静,但直到被Natasha看了一眼,他才意识到冒出来的是俄语。

 

“我的小亲亲,” Tony缓慢地后退着,眼里闪烁着狡黠的笑意,Bucky紧盯着他一步步走出Steve的房间,“惹麻烦咯,Cap。”

 

“Tony!”Steve猛吸一口气,紧紧注视着我们的富豪科学家,“现在不要走!”

 

“抱歉啦,Cap。”Tony小心地敬了个礼。“Queen Elsa看起来好生气哦,那就交给你啦。”

 

“我们也先走了。”Sam和Clint跟上Tony, Natasha已经走出门了,“好运,Cap。”

 

“Sam——!” 但是门已经被关上,留下Steve和Bucky两个人。

 

Steve闭上眼睛,紧张地吞咽。他听着自己急促不安的呼吸,一下一下地数着,然后终于再次开口。

 

“听我说,” 他飞快地说道,似乎生怕Bucky打断他,“我能解释——” 

 

Bucky猛地将他扭倒,把他甩到屋子另外一头的走廊上去。Steve没有抗争,甚至在Bucky跟上来,坐在他的胸膛上,死死抵住他的胳膊的时候也没有反抗。

 

“Buck——?”他有些喘不上气。Bucky愤怒地轻哼一声,从他的胸膛上起来了一点。

 

“кретин(蠢货)。”俄语快速、破碎地从紧咬的牙缝中蹦出来。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Steve咳嗽几声,试图挤出一个微笑来消除紧张的气氛,不过这显然对Bucky愤怒、僵硬的脸色毫无效果。

 

“你是不是很享受谋杀自己?” Bucky俯下身子,把全部的体重都压在Steve的胸膛中央。

 

“好吧,”Steve又咳了一阵,“我知道你会这么说。答案是,不。我一点也不享受,如果硬要说的话。不过我真的很高兴能够拯救他人。”

 

“你明明可以跳出飞机。” 

“我猜……可能性并不大。”

“你明明可以平稳降落。你不是非得把它坠毁。”

“你确定吗?到底谁才是那天真真正正坐在飞机里的那个——?”

 

Bucky紧紧捏住Steve的衣领,把他的脑袋提起来。“你差一点就死了。”他咆哮着,这次用的是英语。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做吗?”Steve问道。看起来Bucky是不打算从他的身上起来了。

“为了救人。我知道。” 

 

他并不知道——

 

“为了去见你。”

 

Bucky眨眨眼,震惊地俯视着Steve。后者脸蛋微红,绝对真诚、毫无保留地躺在他的身下。“我以为你死了,”Steve轻描淡写地说,“所以我想……如果我也死了……”

 

沉默替他说完了后半句话。

 

“太特么蠢了。”但语气中的愤怒已经消失大半。

 

“我——”有什么话在Steve的舌尖打转。Bucky简直可以看到它,就在Steve的唇间晃悠,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来。但它最终在离开双唇之前停了下来。

 

不过Bucky知道Steve想说什么。他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也知道,自己对Steve的感觉,就是Steve对自己的感觉。从来都是这样。

 

不是吗?

 

Bucky俯下身,直到他们鼻尖相触。“不要再那么做。”满含着最后一丝来自前苏联杀手的恶气。

 

然后,这个小混蛋——讲真,美国队长是个毋庸置疑的小混蛋,每时每刻——露出了他那布鲁克林小芽菜式的笑容。

 

那个笑容,曾经将Steve拽入一场接一场的战斗。

那个笑容,曾经让Bucky狠狠坠入爱河——在他还不理解“爱”这个字眼的时候。

 

“好的,Buck。”


TBC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2


 
“现在怎么办?”Gabe在对讲机里喘着气,“我们没有后援,没有空中支援,更别说我们离最近的补给线还有几英里远。如果我们不能搞定这个基地,那我们他妈的要怎样炸掉别的基地?”
 
他们都听到了这个问题,但每个人都知道这个问题是冲着美国队长去的。这是他们在搞定意大利的那个基地后进攻的第一个基地。上校没给他们什么提示就把他们派过来了,所以他们现在对于接下来咋办完全一头雾水。

这个基地不像上一个。这里面没有什么战俘等着他们营救,没有巨大的九头蛇坦克等着他们来炸掉,也没有无限的能源库等着他们来发现并摧毁。这基地里都是人,九头蛇的士兵还有纳粹,他们在这里睡觉、训练、学习杀戮。但是这还不是全部,就在基地边有一个天杀的集中营,它为Schmidt提供了无穷无尽的实验对象。

集中营让Bucky恶心。他听说过它们,看过一些描述犹太人被逼到阴沟般的贫民窟里的镜头片段,但是他并不知道希特勒对他集中营中的犹太人的全部计划——直到他被彻底“解冻”并摆脱洗脑,直到他看到那些详细介绍纳粹灭绝营的文件后,他才会知道。那将带给Bucky新的愧疚和噩梦去对付,但是现在,他只想炸掉他看到的每个集中营,还犹太人如战前一般的自由。

这不是一个灭绝营——Bucky在战后很久很久才知道其中的区别——但是依然很可怖,而且他觉得他们不可能在保证旁边的集中营中的人们的生命安全的条件下完全摧毁这个九头蛇基地。
 
“我想到了个方法。”几秒沉默过后,Steve的声音在通讯器中噼啪响起。
 
Bucky对这语气再熟悉不过——哦,他不会想听到接下来的话的。
 
他和咆哮突击队的其他成员分散在集中营旁的小山上。集中营坐落在一个小山谷里,这小山谷在周围事物的环绕中勉强形成一个凹陷,并被集中营占据了绝大空间。他趴在高高的地方,狙击步枪瞄准大门,手指贴着扳机直痒痒。Dum Dum和Monte在Steve身后,离大门很近,但是又不至于进入敌人的视线。Gabe和Dernier就在集中营背后,试图找方法潜入集中营,尽可能营救出里面的犹太人。Morita和Bucky一起,为Bucky为数不多的宝贵子弹寻找重要目标。Steve比Bucky高兴看到的更接近大门,观察一队运送物资、武器还有鬼知道是啥的卡车驶进大门。
 
“什么方法?”Bucky问,非常努力地克制咒骂的冲动。
 
通讯器中沉默了一阵,Steve深呼吸:“你不会喜欢的。”
 
*
Morita不得不紧紧拽住他。
 
“你他妈开玩笑吧?Steve你简直疯了!”他冲通讯器大吼,在Morita的手臂中挣扎。
 
“这是唯一的方法。”Steve的嗓音在通讯线上噼啪着传来,Bucky感到自己的怒火越蹿越高。“他们会因为自己抓到了美国队长而分心,这样他们就不会注意到——”
 
“不,Steve!不行!”Bucky喊道,“你不能把自己当诱饵,你这个小混蛋!”
 
“Buck,我不得不这么做。”Steve的嗓音再次噼啪响起,Bucky惊讶地感发现有泪水淌过自己的脸颊,滚烫的、愤怒的,堵住了他的喉咙、弄疼了他的心的泪水。“对不起。”
 
Bucky停止了挣扎,面色一下苍白。Morita在他身后喘着气,咒骂着拼命拽住他,用劲阻止他冲下山谷,追上他的朋友好把他的小混蛋脑中的所有蠢念头都给扼——
 
可是他的嗓音。他那该死的嗓音。
 
同样的嗓音曾在Steve躺在Brooklyn的小床上,因为他的肺拒绝吸进他迫切需要的空气而奄奄一息时响起;同样的嗓音曾在Brooklyn的每条小巷的墙间回荡,向恶棍宣战并且支撑着他继续战斗——即使Steve的身体早已接近崩溃;同样的嗓音曾在Steve的妈妈去世后的那个黑夜响起,恳求Bucky靠的再近一些,恳求他紧紧抱着自己,哪怕只有几分钟。
 
这是那个Brooklyn的瘦小子的嗓音,那个蠢到从来不会在战斗中逃跑的小芽菜。这是Steve的嗓音,Steve Grant Rogers的嗓音,从那个总喜欢虚张声势故作勇敢的美国队长背后偷偷冒出声来。

Bucky向这个嗓音妥协了,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没有出声,没有挣扎。

“你要活着回来,听到了吗?”他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Morita放开了他,后退几步好在Bucky胡乱抓过通讯器,用拳头紧紧攥住它并急切地向里面低语的时候给他一点私人空间。“你到里面之后就等着我们。他们一搞定我就进来找你,知道吗?”

“Buck--”Steve明显松了口气。他可真的以为Bucky会阻止他。
 
他真的以为,就算他有着猛犸象一般的体型和力量,Bucky还是会阻止他落实自己的疯狂计划。
 
“你要活着等我来找你,嗯?然后,我们需要就你的生命安全和我的精神健康进行一场长对话。”Bucky狠磨着牙,从紧咬的牙关中勉强挤出这些字。不管怎样他还是说出来了。上帝保佑,他说出来了。

“好啦,”Steve在通讯器另一端微笑——这个小混球——而Bucky需要闭上眼睛才能把自己的怒火控制在安全范围内,“好啦,中士。”
 
“注意安全,队长。”Bucky尽力把所有的讽刺都倒入这句话,趁自己还没改变主意猛地把通讯器从耳边扔开,
 
几小时后,集中营得到解放,九头蛇基地也被摧毁--彻彻底底地——而Bucky跳入碎石堆寻找他的朋友。
 
“想不到还能在这儿碰到你,”Steve咳嗽着,任由Bucky把他从废墟中拉出来,连带着破破烂烂的制服。
 
“狗娘养的。”Bucky把Steve拽入自己怀中,直到Phillips上校在通讯器中保证有一支救援队正在赶来才放手,“狗娘养的小混蛋,Steve。”
 
“别那么说我妈妈。”Steve咧嘴一笑,而Bucky只是摇了摇头。

“我要杀了你,”Bucky说,才不管咆哮突击队的其他成员正满怀兴趣地观赏他们的互动,”我发誓,Stevie,总有那么一天......” 

“但不是今天。”Steve咳出一串笑声,而Bucky从未感到如此轻松。

TBC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又名:五次吧唧被甜心气飙了,一次他被气疯了)第一更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25751

SY: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6701&page=1&extra=#pid3510810

超长原文标题:Captain Shitface, a memoir by Bucky Barnes (or 5 times
Bucky lost his cool over something stupid Steve did and
the one time he said ENOUGH)

Summary: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吧唧哥哥被甜心气脱发的故事(……脱发只是个修饰啦)

Notes:灵感来自于tumblr上那些“哦吧唧哥哥知道他的甜心不带降落伞就跳机之后会怎么想呢”“赌一包杜蕾斯吧唧哥哥知道Steve在军营里扑向手榴弹那事儿后一定气得半死”的梗。我试着把这些梗结合起来,因为我真的,真的超爱看队友(尤其是吧唧)对小混蛋Steve Rogers保护欲过剩。

正文:

I.

和普遍认知相反,美国队长其实是个小混蛋。一个自豪的、勇敢的、无私的——小混蛋——呃,再怎么修饰也还是个小混蛋。在他还是根芽菜的时候, Bucky还能管着他。他确保这孩子好好吃饭,确保他把耳朵背后给搓干净,确保他乖乖把所有药吃下去。他帮Steve度过寒冬,紧紧抱着他来给他温暖,并在他熟睡的时候亲吻他的后颈。

于是Bucky得出了结论——他能一直这样快乐下去——只要Steve健康并且有自己陪在他身边,Bucky就能开开心心地在Brooklyn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度过穷兮兮的余生。这可不是什么容易事,考虑到他们究竟有多穷。Bucky的机修工作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而Steve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阻止肺部的自毁程序。当他们没有拖欠房租的时候,他们就在攒钱付Steve的医药费;当而他们也没有在攒医药费的时候,他们就在接受他们年老的邻居的接济,把最后一丝尊严连着自制的千层面一块咽下去。
 
但是Bucky很快乐。满足。他有Steve。只要Steve开心,Bucky就开心。

当然啦,要是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Bucky被征招入伍,奔赴战场,接着Steve跟上他——又高又壮的Steve——和Bucky记忆中的那棵芽判若两人。渐渐地,Bucky在他的朋友那些新生的结实肌肉下重新找回了他的Steve。这棵来自Brooklyn的瘦芽菜一点一点适应起他的新身体,同时在Bucky的劝哄变得下外向起来,笑的也更多了。

Bucky不确定Steve到底打算瞒着他多久,但是Bucky越想这件事,他就越觉得要不是那天Peggy提起,Steve可能压根就没想要向他坦白。

 “没错,”她点点头,开心地笑着,红唇随着笑容弯出弧度 ,“他是个疯狂的小家伙。要做出那档子事可得要不小胆量呀。”

Bucky挤出一个微笑,牙齿狠狠地紧咬着,如此用力,他都能听到骨头的嘎吱声了。
 
“再说一遍,怎么发生的?Steve他妈的是怎么扑到一个天杀的手榴弹上的?”

“那只是一个哑炮而已。” Peggy真诚地点头。Bucky从鼻孔中冷哼一声——好像这样说就好点了似的。“那是Phillip上校的一个测试。他说战争不是靠善良赢得的,他们是用胆量赢得的。”

“胆量,哈?”Bucky嘟囔着,起身向美国队长的帐篷大步走去。“那我就让他看看什么是胆量。我让他好好看看自己的那颗大胆,串在木棍上,放火上烤着。”

————————————————————

“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要做点什么来拯救军营里的每一个人!”

“简直愚蠢,Steve!我他妈才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在意的是你!”

他们已经这样几个小时了。

“所以说他们都死了你也不在意咯?”(*译注1)

"没错!只要你安全!再说了,这根本就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这个傻瓜根本就不适合出现在战场上!你为了愚蠢的原因做愚蠢的事情!我不允许你在这里!”

“好吧,那可真是太糟糕了,Bucky!我还就待在这哪也不去了!再说,别忘了,是谁做着蠢事把你救出来了呀?我建议你还是试着接受事实吧!” 

Peggy走过Steve的帐篷,听到了所有争吵,她的心快被内疚给吞噬了。她飞快地跑到Phillip上校的帐篷里,试图说服他暂时离开这个国家几天,直到Barnes平静下来。 

——————————————————————

“不行!”

“你不能就这么告诉我不行!”

“我可以,我刚刚就这么做了!”

“Bucky!”

“这里对你来说太危险了,Steve!我不想你在这里!”

“这不是你可以决定的!”

“你觉得他们会没事吗?”Dum Dum问,扯着嗓子好让自己的声音不被某两个男孩的吼叫声淹没。

“老天。”Morita耸耸肩,“我也不造。”

“他们会没事的。”Gabe看起来很有把握,但是他的语调背叛了他,“Bucky是个强硬的混蛋。很显然他非常关心队长。”

“我总觉得队长不是一直这样强大的。”Montgomery用手撑着脸颊,朝帐篷地方向眯起眼睛,“你总不会无缘无故地就这么担心一个人。”
 
“Well,等他们平静下来之后可以让他们讲讲这个故事,”Dum Dum瞥了 Monte一眼,“现在可别提这个,除非你的头骨渴望一颗子弹。” 

咆哮突击队的成员们不安地笑起来。队伍像往常一样工作着。队长领导团队并确保团队的每一个成员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而Bucky——这个虽然没有成为第二指挥的资格却因为他对Steve的过分保护欲而理所当然被公认为事实上的第二指挥的男人——管好Steve,并且打消他的一些疯狂念头。这样很好。他们的团队非常成功。他们捣毁了一个接一个的九头蛇基地。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差点因为队长在训练时做的一件蠢事而崩塌。

帐篷被刷地打开,队员们齐刷刷地转过头。Bucky Barnes踱出来,脸上乌云密布,看上去准备打雷劈死着每一个靠近他的人。

“别放他出那个帐篷。”他对Dugan咆哮道,“我要去和Phillip上校谈谈。”

他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去,留下Dugan艰难地吞咽着。

“他要是想出来我拦也拦不住啊。”他对着空气说道,其他人紧张地笑着。

队长从帐篷里探出头来,Dugan低低地吹了一声口哨。队长的嘴唇破了,眼睛正下方有一块新产生的淤青,颧骨泛着红紫。

“他去哪了?”他在Dugan收起口哨声之后问道,将破掉的嘴唇弯成一个微笑。

“去见上校了,”Monte朝帐篷点点头,“要我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我去阻止他。”Steve向他的朋友追去,而Dugan花了一分钟思考当他碰到Barnes时会惹上多大的麻烦。

“那么,”他说,从他一直带在身边的的酒瓶里狠狠地咂了一口,“这杯用来祝愿他们天杀的搞定这事。”

“干!”Monte傻笑着,其他人都大笑起来。

“他们表现出的那种样子,”Gabe在大喝一口后摇摇头,“他们看上去简直就像一对老夫老妻一样。”

“说不定有一天他们真成老夫老妻了呢,”Morita微笑着,双臂在脑后交叉,向后靠去,“如果他们都能挺过这场战争。”

当然,他们都没有。

————————————————————
*译注1:感觉吧唧哥哥这里的回答有点偏激了,不过毕竟护芽心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