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桃树大

"吧唧——"桃子掉了下来。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5


V


不久之后Bucky又听说了Steve干的其他蠢事,Sam告诉他,美国队长觉得不带降落伞跳下飞机是个特明智的决定。


他在心里默默记下一笔。之后Steve每次出任务,他都紧紧地看住Steve,并且努力保证Steve带上降落伞。


他没和Steve摊牌。每次他们出任务起飞前,他都会狠狠地瞪Steve一眼,让Steve明白自己已经知道了那件事,但他从来不说更多。


“这小伙儿简直疯了。”一次任务结束后,Sam对他抱怨,“你是怎么做到让他乖乖听话的?”


“也不是每次都乖,”Bucky咧嘴一笑,拍拍Sam的肩膀,“但我认识他得有,多少,90年了吧?在他不乖的时候,我当然得知道该怎么收拾他。”


“知道你厉害,行了吧。”Sam默默翻了个白眼。他们一路吵吵闹闹地回去了。


Bucky坐着Stark Tower的电梯上升到一半的时候,Jarvis——Bucky现在知道了这个和会说话的汤姆猫很像的玩意儿叫Jarvis——告诉他,在他不在的时候,Steve被派去出任务了。

 

Bucky立马命令电梯重新下降,冲进神盾的总部,在每个人的耳边大吼着,告诉他们为什么永远不该在他不在的时候让Steve出任务。


他用他上次行动的密钥黑进了神盾的通讯线,卡进了Natasha的频道。


“告诉我。”他低吼着,在繁忙的马路上疾走。


“也没什么大事儿,”她尝试着安抚Bucky,但显然对方拒绝她的安抚,“有个坏人在时代广场,说是想见Steve并且只见Steve。我们把那一片都清空了,让飞机把他放在——”


直升机的轰鸣声从Bucky头顶上掠过,他立即追上直升机,爬上逃生梯,从一个屋顶跳到另一个屋顶,向时代广场跑去。


“为什么他不能直接开车去?”他非常不喜欢有坏人要求单独见Steve。但他更加不喜欢Steve在自己的视线外坐飞机,不喜欢一切Steve不带降落伞跳飞机的可能性。


“那个人是个变态科学家,在马路上倒满一种黑色的粘液,这种粘液会弹起来然后攻击边上的人。”


“所以你们就让Steve一个人去见他??”Bucky向手机里嘶吼道。


“听我说——”她剩下的话消失在空气中,因为Bucky正抬起头,紧紧瞪着空中,直升机正悬停在纽约的高空。


“蠢货,”Bucky摇摇头,金属手臂在机械的嗡鸣声中紧紧地握拳,“你,最,好,不,要。”


一个小小的黑点从直升机中分离出来,Bucky跑上前去,认出这是Steve正从高空一跃而下,穿着他标志性的星条旗。


“操你妈,”Bucky嘶声骂道,大步向前跑去,“操你——”


马路上有人尖叫起来,验证了Bucky的预感。


“他现在应该打开降落伞了!”他向通讯器里吼道,然而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他……没有带……”


那个小黑点在高楼大厦之间消失了,然后是一阵猛烈的撞击,人行道发出被重物撞击后的破裂声。Bucky嘶吼着,狠狠地扔掉通讯器,用他会的每一种语言语无伦次地咒骂。


一个小时后,Steve从时代广场出现在Bucky面前,他全身被黑色的粘液包裹着,每一寸肌肤都布满黑色的伤痕。Bucky用尽了全部气力才控制住自己不去给他一拳。


Steve当然知道Bucky气坏了,他都能看到Bucky鼻孔里喷出的怒气,但他只是疲惫地笑了笑,举着一个带喷头的奇形怪状的软管,然后在粘液的尽头瘫倒成一团。


“我说什么来着?”神盾的私人医院里,他紧紧跟在Steve的轮床边,“我他妈说什么来着?”


“抱歉,Buck。”


在Steve出下一个任务的时候,Bucky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完美地印证了他“冬日幽灵”的绰号。


“Buck?你——”


“我来看住你,”他尽可能仁慈地说,套上一个降落伞,并且在Steve有机会拒绝之前也扔给他一个,“现在乖乖听话。”


Steve吞咽了一下,乖乖地接过降落伞。


Sam盯着他们两个,揶揄地笑起来。


“的确有两下子,”他摇摇头,展开翅膀冲出舱门,“你下次得教教我怎么让他这么听话。”


TBC


-----------------------------------


好久不见 : )


评论(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