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桃树大

"吧唧——"桃子掉了下来。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2


 
“现在怎么办?”Gabe在对讲机里喘着气,“我们没有后援,没有空中支援,更别说我们离最近的补给线还有几英里远。如果我们不能搞定这个基地,那我们他妈的要怎样炸掉别的基地?”
 
他们都听到了这个问题,但每个人都知道这个问题是冲着美国队长去的。这是他们在搞定意大利的那个基地后进攻的第一个基地。上校没给他们什么提示就把他们派过来了,所以他们现在对于接下来咋办完全一头雾水。

这个基地不像上一个。这里面没有什么战俘等着他们营救,没有巨大的九头蛇坦克等着他们来炸掉,也没有无限的能源库等着他们来发现并摧毁。这基地里都是人,九头蛇的士兵还有纳粹,他们在这里睡觉、训练、学习杀戮。但是这还不是全部,就在基地边有一个天杀的集中营,它为Schmidt提供了无穷无尽的实验对象。

集中营让Bucky恶心。他听说过它们,看过一些描述犹太人被逼到阴沟般的贫民窟里的镜头片段,但是他并不知道希特勒对他集中营中的犹太人的全部计划——直到他被彻底“解冻”并摆脱洗脑,直到他看到那些详细介绍纳粹灭绝营的文件后,他才会知道。那将带给Bucky新的愧疚和噩梦去对付,但是现在,他只想炸掉他看到的每个集中营,还犹太人如战前一般的自由。

这不是一个灭绝营——Bucky在战后很久很久才知道其中的区别——但是依然很可怖,而且他觉得他们不可能在保证旁边的集中营中的人们的生命安全的条件下完全摧毁这个九头蛇基地。
 
“我想到了个方法。”几秒沉默过后,Steve的声音在通讯器中噼啪响起。
 
Bucky对这语气再熟悉不过——哦,他不会想听到接下来的话的。
 
他和咆哮突击队的其他成员分散在集中营旁的小山上。集中营坐落在一个小山谷里,这小山谷在周围事物的环绕中勉强形成一个凹陷,并被集中营占据了绝大空间。他趴在高高的地方,狙击步枪瞄准大门,手指贴着扳机直痒痒。Dum Dum和Monte在Steve身后,离大门很近,但是又不至于进入敌人的视线。Gabe和Dernier就在集中营背后,试图找方法潜入集中营,尽可能营救出里面的犹太人。Morita和Bucky一起,为Bucky为数不多的宝贵子弹寻找重要目标。Steve比Bucky高兴看到的更接近大门,观察一队运送物资、武器还有鬼知道是啥的卡车驶进大门。
 
“什么方法?”Bucky问,非常努力地克制咒骂的冲动。
 
通讯器中沉默了一阵,Steve深呼吸:“你不会喜欢的。”
 
*
Morita不得不紧紧拽住他。
 
“你他妈开玩笑吧?Steve你简直疯了!”他冲通讯器大吼,在Morita的手臂中挣扎。
 
“这是唯一的方法。”Steve的嗓音在通讯线上噼啪着传来,Bucky感到自己的怒火越蹿越高。“他们会因为自己抓到了美国队长而分心,这样他们就不会注意到——”
 
“不,Steve!不行!”Bucky喊道,“你不能把自己当诱饵,你这个小混蛋!”
 
“Buck,我不得不这么做。”Steve的嗓音再次噼啪响起,Bucky惊讶地感发现有泪水淌过自己的脸颊,滚烫的、愤怒的,堵住了他的喉咙、弄疼了他的心的泪水。“对不起。”
 
Bucky停止了挣扎,面色一下苍白。Morita在他身后喘着气,咒骂着拼命拽住他,用劲阻止他冲下山谷,追上他的朋友好把他的小混蛋脑中的所有蠢念头都给扼——
 
可是他的嗓音。他那该死的嗓音。
 
同样的嗓音曾在Steve躺在Brooklyn的小床上,因为他的肺拒绝吸进他迫切需要的空气而奄奄一息时响起;同样的嗓音曾在Brooklyn的每条小巷的墙间回荡,向恶棍宣战并且支撑着他继续战斗——即使Steve的身体早已接近崩溃;同样的嗓音曾在Steve的妈妈去世后的那个黑夜响起,恳求Bucky靠的再近一些,恳求他紧紧抱着自己,哪怕只有几分钟。
 
这是那个Brooklyn的瘦小子的嗓音,那个蠢到从来不会在战斗中逃跑的小芽菜。这是Steve的嗓音,Steve Grant Rogers的嗓音,从那个总喜欢虚张声势故作勇敢的美国队长背后偷偷冒出声来。

Bucky向这个嗓音妥协了,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没有出声,没有挣扎。

“你要活着回来,听到了吗?”他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Morita放开了他,后退几步好在Bucky胡乱抓过通讯器,用拳头紧紧攥住它并急切地向里面低语的时候给他一点私人空间。“你到里面之后就等着我们。他们一搞定我就进来找你,知道吗?”

“Buck--”Steve明显松了口气。他可真的以为Bucky会阻止他。
 
他真的以为,就算他有着猛犸象一般的体型和力量,Bucky还是会阻止他落实自己的疯狂计划。
 
“你要活着等我来找你,嗯?然后,我们需要就你的生命安全和我的精神健康进行一场长对话。”Bucky狠磨着牙,从紧咬的牙关中勉强挤出这些字。不管怎样他还是说出来了。上帝保佑,他说出来了。

“好啦,”Steve在通讯器另一端微笑——这个小混球——而Bucky需要闭上眼睛才能把自己的怒火控制在安全范围内,“好啦,中士。”
 
“注意安全,队长。”Bucky尽力把所有的讽刺都倒入这句话,趁自己还没改变主意猛地把通讯器从耳边扔开,
 
几小时后,集中营得到解放,九头蛇基地也被摧毁--彻彻底底地——而Bucky跳入碎石堆寻找他的朋友。
 
“想不到还能在这儿碰到你,”Steve咳嗽着,任由Bucky把他从废墟中拉出来,连带着破破烂烂的制服。
 
“狗娘养的。”Bucky把Steve拽入自己怀中,直到Phillips上校在通讯器中保证有一支救援队正在赶来才放手,“狗娘养的小混蛋,Steve。”
 
“别那么说我妈妈。”Steve咧嘴一笑,而Bucky只是摇了摇头。

“我要杀了你,”Bucky说,才不管咆哮突击队的其他成员正满怀兴趣地观赏他们的互动,”我发誓,Stevie,总有那么一天......” 

“但不是今天。”Steve咳出一串笑声,而Bucky从未感到如此轻松。

TBC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