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桃树大

"吧唧——"桃子掉了下来。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3

【冬盾授翻】美国小混蛋——吧唧哥哥的脱发史 3

*轻微暴力预警

 

恢复了大部分记忆之后,他又听说了一些小混蛋Steve做的好事儿。

 

他最先听说的,是著名的“美国队长大牺牲”事件。听Tony讲述的时候,Bucky总觉得脑袋深处有一块儿回忆起了什么。冬日战士知道这个故事,而Bucky不知道。Tony怀着极不正常的热切讲述着,甚至还流了一两滴爱国的热泪,Bucky却越听越生气,越听越生气——

 

“坠机?”Bucky猛地捏碎了手中的玻璃杯。Steve后退了一步,涨红着脸蛋,移开了视线。

 

“大……大概?”Steve不敢对上Bucky的目光,垂下头,盯着地板上的玻璃碎片。“唔,你的手没事吧?我可以——”

 

 “Что делать(搞什么),Steve?”他问得十分平静,但直到被Natasha看了一眼,他才意识到冒出来的是俄语。

 

“我的小亲亲,” Tony缓慢地后退着,眼里闪烁着狡黠的笑意,Bucky紧盯着他一步步走出Steve的房间,“惹麻烦咯,Cap。”

 

“Tony!”Steve猛吸一口气,紧紧注视着我们的富豪科学家,“现在不要走!”

 

“抱歉啦,Cap。”Tony小心地敬了个礼。“Queen Elsa看起来好生气哦,那就交给你啦。”

 

“我们也先走了。”Sam和Clint跟上Tony, Natasha已经走出门了,“好运,Cap。”

 

“Sam——!” 但是门已经被关上,留下Steve和Bucky两个人。

 

Steve闭上眼睛,紧张地吞咽。他听着自己急促不安的呼吸,一下一下地数着,然后终于再次开口。

 

“听我说,” 他飞快地说道,似乎生怕Bucky打断他,“我能解释——” 

 

Bucky猛地将他扭倒,把他甩到屋子另外一头的走廊上去。Steve没有抗争,甚至在Bucky跟上来,坐在他的胸膛上,死死抵住他的胳膊的时候也没有反抗。

 

“Buck——?”他有些喘不上气。Bucky愤怒地轻哼一声,从他的胸膛上起来了一点。

 

“кретин(蠢货)。”俄语快速、破碎地从紧咬的牙缝中蹦出来。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Steve咳嗽几声,试图挤出一个微笑来消除紧张的气氛,不过这显然对Bucky愤怒、僵硬的脸色毫无效果。

 

“你是不是很享受谋杀自己?” Bucky俯下身子,把全部的体重都压在Steve的胸膛中央。

 

“好吧,”Steve又咳了一阵,“我知道你会这么说。答案是,不。我一点也不享受,如果硬要说的话。不过我真的很高兴能够拯救他人。”

 

“你明明可以跳出飞机。” 

“我猜……可能性并不大。”

“你明明可以平稳降落。你不是非得把它坠毁。”

“你确定吗?到底谁才是那天真真正正坐在飞机里的那个——?”

 

Bucky紧紧捏住Steve的衣领,把他的脑袋提起来。“你差一点就死了。”他咆哮着,这次用的是英语。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做吗?”Steve问道。看起来Bucky是不打算从他的身上起来了。

“为了救人。我知道。” 

 

他并不知道——

 

“为了去见你。”

 

Bucky眨眨眼,震惊地俯视着Steve。后者脸蛋微红,绝对真诚、毫无保留地躺在他的身下。“我以为你死了,”Steve轻描淡写地说,“所以我想……如果我也死了……”

 

沉默替他说完了后半句话。

 

“太特么蠢了。”但语气中的愤怒已经消失大半。

 

“我——”有什么话在Steve的舌尖打转。Bucky简直可以看到它,就在Steve的唇间晃悠,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来。但它最终在离开双唇之前停了下来。

 

不过Bucky知道Steve想说什么。他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也知道,自己对Steve的感觉,就是Steve对自己的感觉。从来都是这样。

 

不是吗?

 

Bucky俯下身,直到他们鼻尖相触。“不要再那么做。”满含着最后一丝来自前苏联杀手的恶气。

 

然后,这个小混蛋——讲真,美国队长是个毋庸置疑的小混蛋,每时每刻——露出了他那布鲁克林小芽菜式的笑容。

 

那个笑容,曾经将Steve拽入一场接一场的战斗。

那个笑容,曾经让Bucky狠狠坠入爱河——在他还不理解“爱”这个字眼的时候。

 

“好的,Buck。”


TBC



评论(7)

热度(87)